F

善变

今天,阳光明媚,是春天

电影课的时候 有个女生跟来上课的学长一起 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,让我想到了那时候的我们 也曾这般无顾及的在全年级面前 坐在最后一排,对他们瞟过来的视线毫不在意。可是 后来的我们却再也没能坐在同一排,甚至同一个空间都是一种奢望,哪怕我们只隔了半个小时的距离。